她们网 > 情感百科 > 段奕宏和陶虹的预言,段奕宏和小陶虹、徐峥的瓜

段奕宏和陶虹的预言,段奕宏和小陶虹、徐峥的瓜

日期:2022-02-18 09:06:57作者:图片:未知人气:+

2019年,大学生电影节的开幕式结束后,有记者跑到后台,采访明星有关青春的话题。

其他明星的回答都中规中矩,唯独段奕宏语出惊人,向娱乐圈丢出了一个深水炸弹。

一本正经对着镜头的他,认真说道:

“那个时候青春懵懂嘛,看到漂亮优秀的女孩,都会有暗恋的情愫产生。”

“我暗恋的人在后面,我们班陶虹。”

记者像是瓜地里找到目标的猹,手动合拢下巴后,一路小跑找到女主角陶虹问,你知道段奕宏暗恋你吗?

陶虹听后大方回应:“是吧,他怎么不早说呢,哎,错过错过。”

记者又问,他一直没跟你表白过吧?

陶虹爽朗大笑,调侃道:“那时候喜欢他的人太多呀,没空看我呀。那时候他在学校很有魅力,很多人都喜欢他。”

一语激起千层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纷纷喊话陶虹老公徐峥,你怎么看?

徐峥很快就在《吐槽大会》上正面回应了这件事。

他先是夸奖了老婆陶虹,演技好性格好长得好关键是眼光好,看人准,不怕谢顶,有品味。

然后又赞段奕宏的演技好,一直都很欣赏他,可他最近发现原来段奕宏欣赏小陶虹,可小陶虹自然是欣赏正牌老公,于是徐峥得出结论,我干嘛还要欣赏段奕宏。

又得意地表示,“同样是选择题,陶虹老师还是选择了我,根本就没有搭理段奕宏老师,这就对了嘛,不能总让那些长着头发的帅哥为所欲为,对吧。”

一番妙语连珠下,既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又显大度和分寸,留足了三个人的脸面。

段奕宏和陶虹是中央戏剧学院1994届的同窗,陶虹和徐峥1999年因戏相识。

成年人习惯将热烈的情绪隐藏在云淡风轻的不在意中,玩笑话里藏着多少真心,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各结良缘了却前尘后,这场坦荡的“三角恋”,少许遗憾,多得是释然。

一、

1973年,段奕宏出生于新疆伊犁的霍尔果斯,一个地处中国西部边陲距离边境仅40分钟车程的偏远小城。

作为家中最小的儿子,父母很宠爱段奕宏,一定程度上也养成了他固执、较真、盲目热血的性格。

中学时,段奕宏去理发店烫了头,学校勒令整改他的发型,可段奕宏极其不愿意换发型,硬刚学校,两个星期没有去上课。

年少轻狂的少年一不小心就热血上头,段奕宏没少和人打架,为了不让父母操心,每次打完架后,他都会找个水沟把身上的血洗干净才回家,然后下次再打。

高一那年,学校举办文艺比赛,段奕宏在小品《知识就是力量》中饰演一个小商贩。

颇有灵气的表演被来新疆话剧团排节目的上戏表演教授看到了,教授托话剧团团长给段奕宏带话,说他可以去考艺术院校表演系。

段奕宏从小就有表演细胞,那时几分钱一张的电影票不算很贵,他经常让父母带他去看电影,看完后回家就会在家人面前模仿着演一遍。

教授的话让他醍醐灌顶,他第一次知道还有专门教表演的学校,跃跃欲试的心里,有关表演梦的种子破土而出。

父母却强烈反对他报考中戏的决定,他们认为,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演员工作是虚无缥缈不稳定的,还不如去当个伐木工靠谱。

生性刚烈的段奕宏对父母撂下狠话,你们不让我去,我就恨你们一辈子!

拗不过他的父母勉强答应了,但普通的家境难以承担艺考的费用,半路出家的段奕宏既没有基础又没钱报辅导班,艺考之路相当艰难。

17岁的他一边练习劈叉备考一边在果汁厂打工筹钱,肌肉和筋膜分开的巨大疼痛,水果厂房的高温,压榨出少年的汗水与泪水,他踩着荆棘前行,奈何前路渺茫。

没人辅导的他一个人拼蛮力,一战的笔试都没过。

在天安门广场坐了一夜后,段奕宏决定再次报考中戏。

第二次考试时,卧薪尝胆一年的他好不容易过了笔试,可面试的老师说他长得不帅不高又没才艺,把他刷下去了。

在段奕宏第一次落榜的前一年,18岁的徐峥顺利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18岁的陶虹获得了全国游泳锦标赛单人花样游泳项目的第三名。

长得呆萌会讲故事的徐峥8岁就开始演话剧,足迹遍布上海滩的各个少年宫、青年宫,在那个上海话剧的黄金年代,小徐峥是其中趣味盎然的一笔。

江苏小姑娘陶虹11岁就成为了北京花样游泳队的一名运动员,古灵精怪的她不怎么喜欢枯燥辛苦的训练,父母拖着她去上课,三顾茅庐的教练给出承诺,确保小陶虹只练10年,保证她能上大学。

对比两人的前途无量,没钱没背景的段奕宏在两次名落孙山后一夜成长,他拿出打工的钱给自己报了表演培训班,终于三战告捷,以西北地区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中央戏剧学院。

这一年是1994年,徐峥从上戏毕业进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退役后的陶虹如愿以偿上了大学,成为段奕宏的同班同学。

二、

徐峥刚上大学时,还是一个发量优越的帅小伙,可奈何到了大二,他的头发开始大把大把的掉。

徐峥急了,开始内外兼攻,遍寻名医把生姜、生发水往头上抹的同时,也热衷于收集除绿色之外的各种帽子,试图遮住已经可以反光的大脑门。

但效果不佳,秃势迅速从额头蔓延至后脑勺,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饱受困扰的徐峥一不做二不休,磨刀霍霍向头上仅存的几缕头发,英勇大义向世界送光明。

而对于另一位妙龄男子段奕宏,生活没有向他的头发下手,却同样让他的身心饱受折磨。

他爬山涉水来到新世界,可新世界嫌他脚上沾满泥土,将他拒之门外。

一般能上艺术院校的,家里条件都不算差,可段奕宏是个例外。

从伊犁到北京有将近5天的车程,没钱买卧铺票的他只能连续坐几天几夜,下车后整条腿都肿了,手指一戳一个坑。

为了省路费,大学四年过年过节都没有回过家。

刚到北京时,段奕宏也尝试着融入环境。

他在天安门前看着国旗冉冉升起,模仿那些时髦的北京小青年左手煎饼果子,右手可口可乐,假装自己是当地人,

但土气的穿搭、破旧的衣服、蹩脚的普通话屡屡将他出卖,有人说他像是一个乡下来的跳梁小丑,他自己也这样认为。

他和同学们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在某次电影分析课上,其余人说得头头是道,只有他全程懵逼,因为他没看过那些电影,出现在记忆中的只有小时候踩在房顶上看的露天电影。

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外星人,什么都不懂,甚至听见北京同学说话的京音,都觉得刺耳。

被现实泼冷水的段奕宏越发自卑,无法融入环境的无奈,让异乡漂泊的他异常孤独,他把心冰封起来,无声的求救唤不来同情,外面的阳光也照不进来。

把段奕宏心上的冰化开的,是陶虹。

陶虹沿袭了运动员时期的习惯,每天早晨都要早起练晨功。

有一天,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排练室爬出来,她定睛一看,原来是同班的段奕宏。

中戏有规定,专业课一年挂两门就会被退学,基础薄弱的段奕宏来不及感伤,他意识到,努力读书或许是他唯一可以掌握的生存之道了。

他经常整夜排练表演作业,偷偷躲在背景板后,躲过锁门的人,再跑出来练习到天亮,然后从窗子里翻出去练晨功。

就这样,他和陶虹于此相识。

陶虹是班长,学习生活上都很照顾不合群的段奕宏。

段奕宏成绩差,她就经常和段奕宏一起排练到深夜然后翻窗户回宿舍,也总是把他从最后一排拉到前面,鼓励他放开自己大胆去演,两人合作的小品《圣水》是中戏历史上唯一一个学生满分作品。

大二时,陶虹和父母商量后,热情邀请孤身一人呆在寝室的段奕宏去她家吃年夜饭。

感动地吃完后,段奕宏礼尚往来,在宿舍用电炉子为陶虹做了一顿手抓饭。

最让段奕宏恋恋不忘的,是陶虹给他的一个芒果。

来自新疆的段奕宏没有吃过芒果,陶虹给他买了一个,还细心地剥了皮,却忘了提醒果肉里面有核。

段奕宏一口下去直接硌的牙齿生疼,但陶虹并没有笑,视而不见少年的狼狈,善良地保护了他的自尊心。

对于被繁华京城抛弃的穷小子段奕宏来说,陶虹像是最温柔的水融化了他心上的坚冰,让他在冰冷的异乡,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水可善万物,自不乏人心,他在大雨倾盆的混乱中醒来,发现一抹彩虹搭满世界,霞光缠上手指变成糖,让漂泊零落的人儿甜了好多年。

三、

时间来到1998年,还在老本行摸爬滚打的徐峥凭借话剧《股票的颜色》获得第十届白玉兰戏剧奖最佳男主角。

同年,段奕宏和陶虹大学毕业。

陶虹属于老天赏饭吃的演员,还没退役时,就被导演姜文看中,出演了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大三时凭借电影《黑眼睛》斩获华表奖、金鸡奖等多项大奖,二十来岁就取得了很多演员一辈子都拿不到的成就,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进入中央国家话剧院,各种资源奖项拿到手软。

而段奕宏则面临着毕业即失业的困境。

因为政策的改变,各项成绩第一的段奕宏意外地没有拿到留京名额,偌大的北京城容不下一个有梦想的普通人,7年的努力沦为泡影。

心灰意冷之际,一些粗制滥造的影视剧找上门来,段奕宏都一一回绝了,他苦学4年戏剧表演,历经千辛万苦才磨出了一把行走江湖的剑,不可能轻易抛弃也不会为五斗米折腰。

好在英雄总有归处,毕业后的段奕宏进入中国国家话剧院工作。

1999年,电视剧《刑警本色》开始筹拍,导演力排众议将杀手罗阳的角色给了初出茅庐的段奕宏。

“他的目光有股狠劲,凶神恶煞,像冰一样,但里面有一份纯真和执拗。”

因为血性被伯乐看中的段奕宏充分利用了与生俱来的这股坚韧和血性,只有他敢接老戏骨王志文的眼神,一个掏枪的动作就练了上千遍。

也是这一年,陶虹和徐峥相识在《春光灿烂猪八戒》的剧组。

虽然当时陶虹的名气远大于徐峥,但徐峥作为大她几届的学长,已经在社会里打拼好几年,说话风趣,做事沉稳,向来习惯照顾别人的陶虹在条件艰苦的剧组感受到了徐峥无微不至的呵护。

朝夕相处的两人互生好感,拍完戏后便约定终身。

2003年,在段奕宏巡演话剧《恋爱的犀牛》时,陶虹挽着徐峥的手步入婚姻殿堂。

8年后,段奕宏娶了同校的小师妹,彼时的单身狗吴京发了微博送祝福,羡慕嫉妒恨地说死鬼结婚了,还赞到新娘很漂亮。

结婚生子后步入不惑之年的中年演员们,演艺事业都如同雨后春笋般节节高升。

婚后的陶虹重心回归家庭,作品量少但质不减,是影视圈少见的大满贯影后。

一直苦心钻研演技的段奕宏也终于向观众证明了自己,《烈日灼心》《暴雪将至》等优秀作品让他斩获了国内外电影节大大小小十几个影帝,成为国内唯一一位两度获得国际A类电影节影帝的男演员。

而徐峥则成功从演员转行成导演,自2012年起自导自演的“囧系列”电影累计获得几十亿的票房,2018年监制兼主演的电影《我不是药神》获得9分的高分,30亿的高票房,成为足以名垂青史的神作。

繁华的夜市不长草,聪明的脑袋不长毛,聪明绝顶的徐峥证明了自己作为演员足以拿影帝的演技以及作为导演票房口碑双赢的蓬勃创作力,用实力甩掉了“猪八戒”的标签,现在人们都叫他“徐导”。

四、

段奕宏原名段龙,毕业的时候,段龙给自己起了一个艺名“段奕宏”。

奕宏,忆虹。

可惜相遇于微时,4年的相靠点不燃卑微与闪耀擦出的火花,20年的缄默给不了未来,后退多年,宣之于口时,早已各有归属。

于段奕宏,感激多余爱慕,一个内心很苦的人,只需要一点点糖就能填满。

于陶虹,这或许只是一个明媚少女及时送暖的善意。

于徐峥,往事如烟,吾妻眼光甚好。

段忆虹,逃宏,徐争。

淡淡遗憾留在岁月里,坦荡释然不乱于心,如此,当下正安好。

标签:

本文标题:段奕宏和陶虹的预言,段奕宏和小陶虹、徐峥的瓜 - 情感百科

本站所发布的文字与图片素材为非商业目的改编或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或涉及违法,请联系我们删除,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http://www.chybbs.com.cn/baike/1039.html

投稿入口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2021 www.gzkyz.com.cn 【她们网】 版权所有 | 湘ICP备88888888号

声明: 部分信息与图片素材来源于互联网,如内容侵权与违规,请与本站联系,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处理,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877366609@qq.com